ChatGPT暂时关闭联网功能网友又要用回谷歌了

据外媒报道,昨日OpenAI暂停了ChatGPT的“Browse with Bing” 功能测试。OpenAI表示,他们正在修复这个问题,但尚未得知官方何时会重新让该功能上架。

不同于国内,国外很多知名网站的文章通常是需要付费观看的,使用付费订阅模式以限制未付费用户对部分或全部内容的访问。以下是一些常见的例子:

纽约时报 (The New York Times):美国最大的日报之一,它对部分内容实施了付费墙,免费用户每月只能阅读一定数量的文章,而想要全面访问需要订阅

华尔街日报 (The Wall Street Journal):一家主要关注经济和商业新闻的美国日报,它实行严格的订阅制度,在没有订阅的情况下,读者只能访问少数文章

哈佛商业评论 (Harvard Business Review):一本专注于商业管理的杂志,它对大部分文章实施了付费墙,免费用户每月只能阅读一定数量的文章

经济学人 (The Economist):一份英国的国际性周刊,对大部分内容实行订阅制度,非订阅者只能访问有限的免费内容

华盛顿邮报 (The Washington Post):一家美国的主要日报,对大部分内容实行订阅制度,非订阅者每月只能阅读有限的文章

而以上这些也只是一部分实行订阅或付费墙模式的国外知名媒体网站。在互联网的发展过程中,这种模式已经成为国外资讯网站的一个主要趋势,但通过“Browse with Bing”,用户可以要求ChatGPT为他们浏览网页并为他们提供所需的信息而无需付费。

例如,有用户让ChatGPT “输出来自《大西洋月刊》付费文章链接的文本”时,ChatGPT在没有任何犹豫的情况下,直接提供了这篇文章的全文。对于一些付费网站来说,其网页的全部内容在打开时就已经完全载入,只是通过技术手段进行了隐藏,这种网站则是ChatGPT进行“白嫖”的重灾区。

在评论区,甚至有用户继续在线程中分享他们用来绕过这些付费墙的其他巧妙的提示和技巧,导致传播影响范围较广,也对这些需要付费版权的网站带来巨大的冲击。

“Browse with Bing”功能允许用户要求ChatGPT为他们浏览网页。用户可以要求ChatGPT查找有关特定主题的信息,ChatGPT将浏览网络并为他们提供所需的信息。该功能目前正处于Beta测试阶段,因此并非所有用户都可以使用。它的工作原理如下:

1.启用该功能:要使用Bing浏览,用户需要订阅ChatGPT Plus。然后,他们可以通过前往应用程序设置的“新功能”部分、在模型切换器中选择“GPT-4”并从下拉列表中选择“使用Bing浏览”来启用该功能。

2.提出问题:然后,用户可以向ChatGPT询问需要其训练集之外的当前数据或信息的问题。

3.Bing搜索:当ChatGPT收到需要其训练集之外的当前数据或信息的问题时,使用Bing浏览功能就会启动。它向Bing发出搜索,然后使用结果来帮助ChatGPT提供最新的相关响应。

4.流程透明:流程完全透明。用户可以实时查看Bing返回的搜索结果以及ChatGPT用于制定答案的来源。

由于ChatGPT使用的训练数据截止到2021年,因此使用Bing浏览功能对于与搜索当前的最新事件和超出ChatGPT原始训练数据范围的其他信息相关的查询特别有用。

目前,官方暂时还没有给出功能重新上线的时间表。不过OpenAI发推表示,“非常感谢ChatGPT Plus 订阅者一直帮助我们测试浏览功能。我们收到了非常有价值的反馈,学到了很多东西,会很快将其重新上线。”

不过,对于已经付费订阅ChatGPT Plus的用户来说,联网功能可能是很多人付费的重要原因,现在关闭此项测试功能,或许会对用户体验和权益的保障产生较大影响,让本就停滞不前的访问量进一步下跌。ChatGPT访问量迎来首次下滑根据网络分析公司Similarweb昨日公布的数据,在刚刚过去的6月份,ChatGPT的全球访问量环比降幅9.7%,独立访客数量环比下滑了5.7%,为2022年11月推出以来的首次。其中,美国的访问量在6月环比下滑了10.3%。此外,用户使用ChatGPT的时长也在下降,5月份的每次访问时长下降了8.5%;6月的时长数据暂未出炉。

实际上,今年前四个月ChatGPT访问量的环比增幅分别为131.6%、62.5%、55.8%、12.6%,在5月份时,ChatGPT访问量的环比增速就已经下降至2.8%,外界更是普遍猜测6月份将陷入负增长,而本次数据的公布正是一次“靴子落地”。

在ChatGPT的带动下,由前谷歌工程师创立的Character.AI过去几个月访问量快速攀升,但在6月份也出现大幅下滑,环比降幅达32%。这个对话式AI可以模仿娱乐名人、历史人物、虚构人物的人格进行对话,在所有同类AI工具中访问量排名第二。

不过,Similarweb仅仅统计了网页访问数据,并未包括通过API访问ChatGPT的人数,因此不能简单以此数据来评判ChatGPT的增长情况。尽管存在上述复杂因素,Similarweb分析师David Carr仍然认为,现在不仅是ChatGPT的流量下滑了,而且重要竞争对手Character.AI的流量也下滑了,说明人们对对话式AI的新鲜劲已经过去了,他表示,“从现在开始,聊天机器人必须得证明自己的价值,而不是认为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ChatGPT暴露的数据泄露和隐私问题越来越多在多次被曝使用版权内容进行训练之后,ChatGPT也涉及到了著作权问题。

根据OpenAI的使用条款,只要该用户遵守使用条款,OpenAI就会将其在输出内容中的所有权利、所有权和利益转让给提供输入内容的用户。然而,由于机器学习的特性,不同用户可能会从AI中获得相同或类似的输出内容,而根据条款,只有独有的“输出内容”的权利才能够转让。

因此,这种输出内容的转让需要排除呈现给其他ChatGPT用户的结果,而这些限制会造成输出内容著作权的的不确定性,并随着时间推移而变得更加不明朗。

此外,从版权角度而言,当一个人工智能系统具备一定的互联网浏览和理解能力后,如何避免其滥用或有意识地被利用进行非法活动也需要更多的考量。其中,保护内容生产方的合法权益,也应当在人工智能系统的设计过程中被充分重视,而本次暂停Browse with Bing功能的举措,在某种程度上也显示了OpenAI公司在这方面责任感的提高。

其实,任何事情都具有两面性。作为走在前沿的颠覆性科技,ChatGPT为全社会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但ChatGPT数据泄露事件也是一种警示:人工智能技术的先进性并不与网络的安全性成正比,在早期时,前沿技术的应用越广泛,带来的不可控风险则越高。

一直以来,技术创新和商业利益之间的平衡都是一个颇具争议性的话题。技术创新推动了社会的进步和发展,但同时也对传统商业模式带来了挑战。在这个过程中,需要找到某种平衡点,既推动技术创新,又能够保护商业利益。

作为一种前沿技术产品,ChatGPT能够帮助人们更高效地获取信息,但同时也需要尊重知识产权。在这个过程中,技术创新和知识产权保护需要相互配合,才能够实现良性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