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境电商挖宝ChatGPT关键是能不能问出好问题

跨境电商的ChatGPT培训越来越多,但还未大规模使用。(视觉中国/图)

2022年12月12日,第一次在抖音谈ChatGPT,钱大柱气得差点把视频删了,评论区都是嘲讽,“叫它算下期双色球”“这玩意根本没你说得那么牛”“差不多得了,大可不必吹得那么大”。

四个月过去了,评论已经彻底反转,不少同行想方设法向他“求指教”。钱大柱觉得,“那个视频可能稍微有点超前了”。直到2023年2月中旬,跨境电商圈才开始了解ChatGPT。

他是资深跨境卖家,也是最早一批探索ChatGPT的业内玩家,“这四个月,我公司业务啥也没管了,专心研究AI,我觉得现在老板如果不搞AI的话,基本上就脱离时代了”,钱大柱不是计算机专业出身,就用了一个笨办法,“只要是关于人工智能的课,我全买了学了再说”。

每天一到公司,他就开始上课,下了班以后给员工讲课。员工一开始也有些抵触,“这玩意真行吗?”钱大柱先一步步摸索,有了方法再教给他们,“我经常跟员工讲,你不用对新科技表示任何怀疑,它永远会比你牛,你只要学习好运用它就行了”。

他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用上了ChatGPT之后,公司运营的分工和上新效率出现了惊人的变化,“过去一个人八个小时就只够上新一两款,现在一天能上几十个SKU(最小存货单位)”。

钱大柱做的是美妆工具和假发、女装类目,这些女性快消品的上新速度直接影响销量。ChatGPT省下来的人力用来做新市场,四个月前他们只做亚马逊,最近钱大柱又多开了三个平台,“还是同样的人”。他把最近订单量翻倍的原因归结于四个月来对ChatGPT的探索。

亚马逊卖家韦德也用了一段时间ChatGPT,和钱大柱感受完全不同,“最多就是润色一下文案,起一下标题”。至于说效率,“也能提高一些,但是不多”。

钱大柱最早也是这样的感受,他把原因归结于提示语。这四个月的探索让他得出了一个关键经验,ChatGPT是个巨大的金库,“提示语就是那张藏宝图”。ChatGPT具备上下文理解能力,需要一步步引导它。一次次的提示语,最终汇成了一个提示工程。在他看来,能否问出一些好问题,是使用ChatGPT的最大门槛。

南方周末记者采访了十几位跨境电商从业者,像钱大柱一样开始挖宝之旅的人仍是少数,更多从业者仍处于焦虑之中,人人都感觉这是一个伟大的机遇,可是少有人知道该如何抓住它。

真有用还是蹭热点?吉宏股份(SZ.002803)号称已经吃到了ChatGPT的红利。

“帮助公司上新品1万 ”“使用次数多达10万 次,节省了1000人次工时”“生成了7万 可用的广告文案”“处理图像素材2万 ”“新挖掘了150万种商品之间的关系”,这些数字看起来惊人,可相较于吉宏股份最大日订单处理量可达6万单的体量来看,未必很多。

吉宏股份旗下的跨境电商业务吉印客,采用的模式是独立站单页网页下单后货到付款,类目覆盖服装、箱包、家居、消费电子等,是东南亚市场最主要的独立站电商。

这样的表述引发了深交所的关注。3月21日,深交所发布问询函要求其详细说明公司主营业务与ChatGPT技术之间的关系、公司已投入金额、下一步拟投入研发资源的具体内容及金额等。结合上述情况,说明公司是否存在误导性陈述,以及配合市场炒作、“蹭热点”的行为。

对此,吉宏股份回复称,ChatGPT技术是公司跨境电商业务的赋能工具,赋能选品、素材制作、广告投放、翻译、客服等业务节点。

无论ChatGPT是否已经给吉宏股份创造了实际价值,至少为它的股价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3月17日,在回复了投资者称“跨境业务已接入GPT-4接口”后,股价于当日早盘急速拉升,盘中一度触及涨停,最终上涨9.69%。

此后,3月20日、21日更是连续涨停。3月17日至3月22日,吉宏股份的总市值累计增长约25.06亿元。此前,吉印客就曾经制造过多个热点,元宇宙、区块链、白酒等都给股价带来了刺激。上一次被深交所问询是在2022年5月,当时最热的词是“元宇宙”,吉宏股份号称将设立元宇宙的早期基金。

目前已经大量出现了跨境电商的ChatGPT培训课程,还有多家跨境电商SaaS(软件运营服务)公司推出了内置ChatGPT的API接口,能够对所有评论进行分析。但整个行业仍旧没有出现成规模的应用工具。

先行者的探索钱大柱为每个员工开通了ChatGPT账户,用了三个月时间教育员工和GPT-4协同办公,利用人工智能重塑了自己的业务流程。

例如2022年上新一个产品,他们先去网上找图、抠图、做图,接着拿同行产品集中翻译成中文,方便员工能看明白。之后,他再根据同行的卖点,自己重拟,“说白了就是这条抄一下,那条拆一下,加一些自己的语言”,最后翻译成英文、德文、日语等多国语言。

有了ChatGPT之后,文本语言全部给一个组长,图片生成交给另一个组长,所有员工直接在大群里面接收已经生成好的各种内容,然后上传就可以了。

如何提高生成内容的质量,钱大柱也总结了一些经验,比如要向ChatGPT明确它生成内容时的身份,“以销售卖家的身份来阐述产品时,它会把文案变得有一定的营销特点,偏向于介绍这个产品的购买理由,包括它的特性、优点,比我们真人撰写的要好得多”。

“员工图省事,直接复制照抄过来,ChatGPT的语言表述更人性化,你给它下要求就行了,比如说生成多少个版本,每个版本分别罗列侧重点,描述出来的东西就完全不一样”。

每个人对ChatGPT的运用程度是不同的。同一个问题,ChatGPT可能给出完全不同质量的回答,“得到一个文案模板之前,可能我们已经问了十几次,你就问了一次”。ChatGPT有上下文理解能力,如何连续去提示它是他们目前也在探索的,“这个行业里面谁先研究会指令,谁就掌握了先机。行业里叫做指令黑匣子,如果别人不知道我们用的指令,那我们就在一段时间内具有行业壁垒”。

对顾客搜索关键词的预测,以及表达的本土化,会直接影响店铺的购买率和复购率,“它能让很多用户觉得像是一个本地卖家亲自在卖的,蛮熟悉、亲切的”。

出生于1994年的罗伊是一家上市公司的资深运营,ChatGPT3.5开放使用后的第三天就用上了,已经属于行业内的资深玩家。过去三个月里,他已经在宁波举办了三场ChatGPT如何运用于跨境电商的分享。

从一开始的十几个人到现在有三十多个人,“刚开始来的都是搞跨境的,最近一次有体制内的公务员来参加”。为了每周六能输出新的内容,他不得不逼着自己学习更多。

“他们感觉不到这个东西有多么震撼,多么会影响未来”,使用意愿是未来拉开差距的一个主要原因。原本他也只是用ChatGPT来翻译润色,有了一个数据可视化的刚需之后,就开始了对ChatGPT玩法的探索。他是计算机专业出身,干过程序员,逐渐发现仅用它来翻译太小儿科。

对运营来说,找到合适的关键词,才能让用户搜索到这款商品。过去他曾为一款产品的关键词,花费了大量精力,查阅了各种资料,最终在一个特别小众的美国论坛的某个板块里,找到了那个词。那个商品是某个特定人群才能知道这个关键词。他尝试把这个问题给ChatGPT时,这个关键词立刻出现了,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震撼。

他所在的上市公司内部也成立了一个学习小组来推动ChatGPT的运用,他也是其中一员,已经做过几次分享。最近他也和开发人员讨论,能否把公司的ERP软件(以管理会计为核心的信息系统)后台直接接入ChatGPT,“ChatGPT可以访问本地数据,如果接入它,未来可能就不再需要对ERP进行二次开发了”。

ChatGPT的学习氛围很浓,可进一步探索它,大多数人都没有太大动力,像罗伊这样已经成为工作必备助手的情况,仍是少数。多位跨境电商从业者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他们仍在寻找靠谱的教程,“还没有看到谁用得很成功”。

南方周末记者 罗欢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