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如何面对ChatGPT不如视为辅助写作的工具

6月8日,一场“文学孵化与ChatGPT研讨会”在上海视觉艺术学院举行,来自上海市作家协会、复旦大学、同济大学、华东师范大学、上海视觉艺术学院、上海理工大学、上海开放大学的近30位作家、学者就该议题展开热议。一个有意思的观点是:与其讨论人类文学创作是否会被ChatGPT取代,不如探讨如何将人工智能作为辅助工具,充分发挥“人的用处”。

作家小白

学者:以ChatGPT为训练伴侣

在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教授邓建国看来,ChatGPT或能激发人类新的浪漫主义运动。《约翰·克里斯朵夫》写道:“大部分人在二三十岁上就死去了,因为过了这个年龄,他们只是自己的影子,此后的余生则是在模仿自己中度过,日复一日,更机械,更装腔作势地重复他们在有生之年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所爱所恨。”

换句话说,人类社会大部分人或主动或被动地都沦为了机器,从事着机器般的工作。

“沃特·翁认为,因为文字、手抄和印刷术等技术的存在,才让浪漫主义运动的出现成为可能。同样,我认为今天ChatGPT可以高效地生成各种模式化的文字,从而让人类能腾出脑力来从事更多的创造性工作。”邓建国表示,在人类未来的发展中,我们将能以ChatGPT为自己的训练伴侣,在涉及“学、识、才”的内容生产中充分发挥“人的用处”。

合影

本次研讨会由上海市作家协会和上海视觉艺术学院主办。王伟表示,此次的研讨更多的可能是生成式的:看到我们能看到的、可以预见到的。而我们能看到的、可以预见到的,本身又在生成之中。

“我们的文学孵化工作,在ChatGPT的新技术背景下,需要我们有‘融汇古今,联通中外’的新思路、新探索,新做法。这是我们共同研讨的价值所在。”